中國人大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一如所料地高票通過,現在轉入了機構改革、人事任命等等,其中頗受關注的將是順勢而生的“超級反貪機構”國監委,以及王岐山最終所要扮演的角色。

習近平這次修憲是地下運作,快速,神秘,狡詐,讓有可能反對者措手不及。最後留給外界看到的只是人大會上幾乎全體表決通過的幾個數字,以及一些花絮。

不過,一些容易忽略的細節也許透露出一些重大焦慮。王岐山出席人大會議,走過會場,許多人趕上前去握手,有媒體指出,那個向王岐山行軍禮的是即將卸任的副國級、老軍頭範長龍。比起王岐山與眾人熱情握手,與習近平看好的劉鶴寒暄,行軍禮這是一個罕見的動作。如果所說的人無誤,範長龍行軍禮,是為眾多軍頭被習王打到,自己還倖存而感謝?還是為下台後圖個平安?當然也不能完全排除範長龍真心感激王岐山清除了那麼多軍隊敗類。這只是前奏曲,

3月11日投票表決的場面是進行曲。『明報』報道,習近平走向投票箱,在全場的掌聲中把票投入票箱,政治局其他六名常委依次,每人投票都有掌聲,但是,輪到“第八常委”王岐山投票時,“掌聲音量突然變大”,王岐山獲得在場代表們的熱烈掌聲,蓋過了所有人。在王岐山之後,政治局委員相繼投票,便不再有掌聲響起。

這是代表們對五年反腐立下大功的王岐山的感謝嗎?這是他們在歡迎王岐山重新歸隊嗎?現在公認王岐山將出任國家副主席,或者主管外交,或者主管國監委?不少分析人士現在認為,後者的可能性不小。為什麼?王岐山是反腐大臣,為習近平建立了功勛,現在重操舊業,具有相當的震懾力。而且,王岐山一旦擔任國家副主席,根據新修改的憲法,任期將會是無限的,也就是意味着,王岐山的威懾力將會像習近平一樣持續下去,只要習近平願意。

給王岐山報以熱烈的掌聲,如同前面那個軍禮,觀察人士分析異曲同工。官員們對這位捲土重來的酷吏有點害怕。如果自己乾淨,害怕什麼?但誰都不敢這麼保證,在一種反向淘汰的體制裡面進入得越深,就越難保證有多麼乾淨。況且,習王已把政治腐敗定成最大的腐敗,官員們豈能沒有人人自危的道理?

有網友形容,王岐山在人大會上受官員追捧的這一景讓人想起歐洲舊王朝權勢極大的灰衣主教。聽起來“是一個虛職”,有點像國家副主席。可他出現時,或伴隨國王,或吟誦聖經,所有的王宮貴族都對這位神秘的灰衣主教畢恭畢敬,脫帽彎腰,注目行禮。

五年反腐,王岐山為習近平鞏固權力直至當永久國家主席理論上鋪平了道路,但是“薄孫餘毒”尚存,強權意味着高壓,這種形態下的黨內鬥爭將會以更複雜的形式表現出來,習近平不可以有一日輕忽。有分析稱,這就是習近平需要王岐山襄助的關鍵因素。成立國監委,把反腐也就是反政治腐敗進行到底,這是習近平念茲在茲的核心任務,在這種情況下,王岐山會不會主導、掌管、分管、或者不直接管,但以某種形式去影響新成立的中國國家監察委員會呢,從而實現習近平所說的“將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

當然這個權力不包括習近平的權力,習近平思想寫進黨章,意味着反習近平就是反黨,習近平當上了永久主席,反習近平也就是反國家,三位一體,習近平是黨,是國,是軍隊,習在這裡就是這個制度本身。王岐山要做的,是把一切可能的、潛在的、受不了高壓冒出來的政敵一個個“關進制度的籠子里”。有分析指,代表們超乎尋常的掌聲中,很可能是是意識到了王岐山的這種超常影響力。


本新聞轉載自法廣,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