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殖民地時代的特殊傳承,香港保留的極少數英籍警察隨着時間流逝越來越少。可是他們現在成為反政府示威者的攻擊目標,他們被指對親北京的特區政府唯命是從。

法新社發自香港報道說,32000名香港警察,與“遍地開花”的反送中示威者中最激進的人群打疲勞戰。香港反送中發展到普遍性的對公權力的痛恨,而警察成為示威者發泄憤怒的前沿對象,特區政府似乎找不到擺脫香港危機的出路。

在遭受示威者斥責道公務人員中,極少數在警民對峙中起到關鍵作用的英籍警察受到廣泛攻擊。在超大規模的兩次示威者,警察被譴責對民眾動用了催淚彈和橡皮子彈。

媒體提到英籍警察的名字後,他們的個人信息立即被公布到社交網絡,示威者並刊登“尋人啟事”,起底他們的家庭。尤其把目標對準其中的兩名英籍高級警官,以及他們各自的助手。

香港警務督察協會主席泰勒告訴法新社,“他們遭受了磨難,不光是他們,他們的孩子上學的時候也受到干擾,一名警官的妻子超市購買東西遭到辱罵”。一名不願披露姓名的警官披露,兩位同事承認很難,但他們說他們是在工作。

香港1997年回歸中國大陸時,共有900名外籍警察,其中大部分來自英國。目前只剩下60多位英籍警察,講一口流利的粵語。

最後一名英籍警察招聘於1994年,從此以後,香港警方停止在香港以外招聘警察,並且要求新招聘的警察具備一定的中文水平。最後一批英籍警察應在2028年退休。

香港移交前的最後一任香港刑警總長維克爾斯1993年離任後創辦了一個風險諮詢公司,他對法新社說,1997年後,留下來的外籍警察主要是保持延續性和維持人們的信任。“他們在場很珍貴,也是人們所希望的。”

但是隨着北京對香港的控制日益增加,警方也發生了變化。這位前高級警官說,“隨着北京施展權勢,特區政府也越來越政治化,這種政治化也影響到警察”。

不少排雷的警察是英籍警察,去年,他們排除了一批二戰遺留的炸彈,曾受到廣泛的讚譽。

現在,示威者以及人權維護者指責警方濫用武力,指責他們是“黑警”,被起底的英籍警察被描繪成是企圖毀掉香港自由的北京政府的僱傭兵,是幫兇。

雨傘運動的代表性人物黃之峰在最近的示威中見到其中一位英籍警察,他指責他們:“你們是英國人,卻在為北京的利益服務”。

香港警方高層否認“過度執法”這一指控:“西方警察維持秩序時使用的暴力遠遠高於香港”,他們舉例說,在紐約還是在巴黎,在控制群眾性集會場面時都會出現很多的傷者,有些人頭破血流。在法國黃背心示威中,至少有23人被橡膠子彈打瞎眼睛。

不過,警方高層表示,許多警員同情示威者的和平抗爭,他們對整個巨大的遊行能平穩進行做出了貢獻,但他們對政府的工作沒有發言權。

一名警官說,目前的局勢是政府製造的,他們沒有處理好。他還表示,還有其他更廣泛的問題沒有解決好,比如社會不平等,房價昂貴,青年人的不滿等等。

這位警官稱“也必須承認有一小部分激進人士就是要跟警方鬥,挑戰中國。”


本新聞轉載自法廣,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