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12日上演雨傘運動2.0版。在立法會恢復二讀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之前,為數上千名的青年從早上8時開始即發起包圍立法會的行動,目的是以他們的肉體阻止立法會舉行二讀,期間多次遭到所謂“速龍小隊”的防暴警察施放催淚水炮和揮棍毆打。這群大多穿上黑衣服的示威者如潮水般的一下子佔領了政府總部和立法會外圍的兩條主要馬路龍和道和夏愨道,癱瘓了上班繁忙時間的港島東西區主要交通通道。

由於交通情況混亂,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採取權宜之計,宣布原定於11時開始的二讀延後至另定時間。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朱凱迪稍早前在示威現場呼籲梁君彥立即宣布流會,另外擇日重開會議。朱說,交通堵塞連上班也有困難,建制派出席會議恐怕也有問題,因此應該宣布取消會議。

在梁君彥宣布會議押後舉行之後,早上警民對峙的緊張氣氛一度舒緩不小,似是視乎會議幾時舉行而定。在此同時,示威者將夏愨道的佔領區擴大,在靠近中環的力寶中心外面設置用鐵馬設置路障。

在早上時段,示威者佔領了夏愨道和龍和道之後,警方用催淚水炮射向戴上口罩和舉起雨傘的群眾,有些接近警察的示威者則遭到警棍揮打,有人倒在地上,面朝下雙手被反綁背後帶走。示威者不少是年輕的女性,但她們似乎並不畏懼警方的亂棍和催淚水炮。

警方在夏愨道多次試圖用催淚水炮驅趕示威者,但仍未能恢復這條來往東西區的主要交通通道,戴上口罩的群眾用雨傘拚死頂住辛辣的催淚水劑,如潮水般的進進退退,他們並且將馬路兩旁的鐵欄搬上馬路當作障礙物,阻止車輛進出,在立法會的路口,尤其“防範森嚴”,似乎是企圖阻止建制派的議員出席會議。

立法會原定12日早上11時召開會議,二讀備受大多數港人和西方民主國家關切的逃犯修例草案。主席梁君彥表示,他打算給予議員們62個小時的辯論時間,並且訂於6月20日交由大會三讀及表決。由於立法會非全由民選選出,基本上是北京和港府的橡皮圖章,修例必然可在7月立法會暑期休假前獲得通過。

會議如未能在12日召開,未知會否打亂梁君彥的如意算盤。事實上,為了爭取時間,原本在今天11點半到立法會出席特首答問大會的林鄭月娥,也寧願取消這個環節,可見政府急於通過這條修訂案已溢於言表。


本新聞轉載自法廣,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