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八九民運遭到鎮壓,但卻成為蘇聯和東歐共產政權倒台的催化劑。《八九民運史》作者陳小雅認為,民運點燃的火就把自己燒死了,但是卻同時把別人的飯煮熟了。她分析了這場運動為什麼沒有催生中國的赫魯曉夫或戈爾巴喬夫的原因。

法廣:您是否也認同,六四運動的鎮壓給中國的民主進程畫上了句號的觀點 ? 另外,為什麼鄧小平不可能成為中國的戈爾巴喬夫呢?

陳小雅:六四鎮壓了民運,造成民運的中斷,也造成了整個八十年代思想解放運動的中斷,在包括意識形態等方面都是大幅度的倒退,尤其近幾年非常明顯。

至於“鄧小平為什麼不能成為中國的戈爾巴喬夫”這個問題,我的看法是,從歷史發展來看,鄧小平和戈爾巴喬夫在中蘇歷史上實際上並不處於同一個階段。斯大林到戈爾巴喬夫之間經歷了三十多年,鄧小平是緊接着毛澤東的,沒有經過中間社會生長,執政黨腐化以及全社會失望的積累過程,所以鄧小平不可能成為戈爾巴喬夫,他頂多成為赫魯曉夫。那麼他為什麼沒有成為赫魯曉夫呢?首先,赫魯曉夫在中國被批得太臭了,另外就是文革的影響。雖然毛澤東去世了,文革也在全社會極度潰敗、經濟形勢極度惡劣的情況下結束了,但是,有多少文革的因素壓下來了?鄧小平並不知道。他家在文革中是吃過苦的,鄧樸方在文革中被整受傷成為殘疾人。因此,如果批毛,是否會重啟文革話題?鄧小平當然害怕去觸及這個東西,因此他當時就取了一個社會最大公約數,也就是不管是極左還是極右之爭了,大家齊心先奔經濟,把經濟搞上去,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他做出了這樣的選擇,而沒有選擇當赫魯曉夫,他如果當赫魯曉夫就會被弄下去,會很短命。

後來趙紫陽也是因為時間不夠,當不成中國的赫魯曉夫。

實際上,說真心話,中國進步的速度還是夠快的,在五十年之內我們可以看到社會發生了多大的變化,雖然現在有回潮,有很大的反覆,但實際上走得還是比較快的。但是,一個社會發生變革的前提就是要有積累,一定要有一個生長的過程,沒有這個過程的話,即使發生讓全世界矚目的轟轟烈烈的民主運動也沒有用。中國的89民運之所以能夠影響到東歐和蘇聯發生巨變是因為人家的時間已經到了,時機成熟了,也水到渠成了。但是我們還不到,結果這個我們自己點燃的火就把自己燒死了,但是卻同時把別人的飯煮熟了。

這就像孵小雞,不到一定的時候,小雞不會自己出來。小雞需要自己將蛋殼搗破才能出來,小雞長大了,不可能再繼續被禁錮在蛋殼裡,自然就會破殼而出。但是如果還是一個雞蛋的話,打開後就是一個蛋黃,連一塊石頭都不如。

法廣:目前中國經濟騰飛,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了,時候是不是已經快到了,還是有其他更多干擾的因素?

陳小雅:我認為民主的進程和經濟或GDP掛鉤,一定要有社會組織的生長和理性的增強,或者說社會的自發育程度的提高 。

現在,海外的人權組織,各種各樣的國際基金會似乎都很期待。全球都在期待這個小雞快點兒破殼而出,但是這個小雞不知是不是自身有病還是雞蛋本身並不是受精卵根本孵不出雞來?我觀察到的是,外邊很熱,但裡邊並沒有想象的那種熱度,也沒有組織化這些東西,非常非常困難。但是我不是政治家,所以不知道問題出在哪兒。


本新聞轉載自法廣,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