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府此番勞師動眾勢要通過的逃犯條例修訂案,根據特首林鄭月娥所說,是為了要伸張正義,將涉嫌在台灣殺害女友後潛逃返港的港男陳同佳,引渡到台灣接受法律制裁。然而不少批評卻認為港府只是項莊舞劍,真正的目的就是要跟司法制度差強人意、全球判處死刑人數最多的中國大陸,達成逃犯移交協議。香港保安司司長李家超15日終於承認,就算陳同佳被判洗錢盜竊等罪名判刑之後獲釋,港府仍會繼續推動修例,民主派形容李撕破假面具,反映當局稱修例是為台灣一案非事實。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形容李的講話是“露出狐狸尾巴”,直接把假面具撕開。

由於事件主角陳同佳逃返香港之後,根據港方所能掌握的證據,只能控告陳四項洗黑錢罪,而陳日前已經承認所有控罪,有待法官在29日宣判刑期,並有可能即時獲釋。

對此,李家超表示,最理想是陳被扣押期間完成修例,若陳獲釋後才完成修例,都有需要處理,重申香港現時沒有法律移交類似台灣殺人案疑犯,修例有急切性,並以恐怖分子為例,直言“怎可讓他們在香港自由遊走?”

對於李家超表明即使陳修例前獲釋,當局仍會推動逃犯條例修訂,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批評李“露出狐狸尾巴”,反映港府稱修例是為了陳同佳案並非事實,又指李過往交代反恐問題,指沒情況需擔心,現時卻將反恐與逃犯條例混為一談,“林鄭(月娥)凡事都應該有些限度,不要當每個香港人都是愚蠢”。公民黨黨魁楊岳橋也指,政府由最初給予公眾印象是修例為處理台灣案件,批評李今早說法是直接將假面具撕開。

此外,就算是親共的政黨民建聯創辦人之一的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亦質疑逃犯條例修訂的目的。曾在報章的專欄指出,香港多年來與絕大多數地方都是個案方式移交逃犯,若合作方式行之有效,為什麼還需要長期安排(即逃犯條例修訂)。此外,曾鈺成又說,大陸同香港磋商多年不果,還有否必要繼續下去。他亦認為當局需解釋,特別移交安排對移交人士提供的保障,跟長期安排的保障有沒有分別,如果沒有分別,為什麼跟內地的長期安排談不攏,特別安排卻可為對方接受?

曾鈺成後來接受記者訪問時更懷疑台灣一案對整個條例修訂的重要性,對所謂的“不進行修例,就不能移交陳同佳到台灣”的說法存有疑問。曾說,條例只講明規管地方,不包括大陸、台灣和澳門,若港府應台灣要求將疑犯送交,“那麼他犯了哪一條法呢”,認為有關安排是存在“空白”。

逃犯條例修訂明天(17日)提交立法會法案委員會審議,據稱出任委員會主席的建制派議員謝偉俊已預告嚴格執行議事規則,避免審議時間過長。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昨於一個研討會上表示,相信港府非常希望7月1日前通過修例,並與國歌法、移交中區軍用碼頭予解放軍駐港部隊等法案,作為“送給中央政府慶祝建國70周年的禮物”。他明言泛民必會透過拉布等各手段,阻止倉卒通過惡法。


本新聞轉載自法廣,原文連結


更多兩岸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