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岡天主教徒與中國達成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被多數媒體解讀向雙方建交邁出重要一步。但梵蒂岡許諾與中國達成協議完全是出於傳教牧靈考慮,為中國天主教信徒尋求更廣大空間。香港榮休主教陳日君指出,中梵建交是前景,但台灣或將被允許繼續與梵蒂岡交往。

據中央社今天報道,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今天說,相信梵蒂岡與中國不會太快建交,但雙方最終會建交,而梵蒂岡可與台灣繼續維持關係。

現為天主教樞機的陳日君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作了以上表示。

梵中雙方22日公布簽定主教任命的臨時性協議,令雙方走向建交跨進一大步。

對於有分析指中國爭取與梵蒂岡建交是要打壓台灣,陳日君說,他不肯定,但覺得北京方面一直不急於建交;要建交的話,更大的目的是要利用梵蒂岡來管制中國的地下教會。陳日君說,中梵不會太快建交,因為雙方都有些事要「擺平」。

比如,教會是講情義的,梵蒂岡要放棄台灣,這對教會來說是嚴重的事。此外,北京當局與梵蒂岡建交,也會引來極左人士反對。

但陳日君說,梵中最終都會建交,教廷方面早有棄台的準備。

但陳日君認為,即使梵蒂岡棄台,也可以繼續與台灣維持良好關係。

據陳日君舉例說,梵蒂岡很晚才與美國建交,此前雙方的關係也很好。因此,即使梵蒂岡棄台,雙方也可以繼續維持良好關係,只是社會上可能有些人感覺不好,覺得梵蒂岡「忘恩負義」。

陳日君並說,在涉及中梵建交問題上,他完全沒有「聲音(消息)」,所有訊息也是從媒體得知。

他認為,梵蒂岡與中國簽定主教任命協議或建交,對梵蒂岡完全沒有好處。

他說,梵蒂岡與中國建交並非為了信仰,而是基於世俗理由,即建立外交關係。

他說,教宗是「天真的」,不認識中共;梵蒂岡主管外交的國務卿了解中共,希望與中國建交,目的是外交上的成功。

對於梵中雙方就主教任命事宜達成臨時性協議,陳日君說,協議就是協議,不明白為何加上「臨時性」;他形容這就是正式協議,並批評雙方不公布具體內容,質疑是否「見不得人」。

對於協議內容,陳日君說,根據外界早前透露的消息,它涉及梵蒂岡承認中國愛國教會的主教。在此之前,這些主教在梵蒂岡眼裡是非法的。

因此,陳日君說,梵中籤定相關協議或建交帶來3個「可怕」問題。一個是原先的非法主教成為合法主教;另一個是今後中國的主教會先由中國方面選擇,這等於讓中國參與梵蒂岡任命主教的事務;第三個「可怕」問題是地下教會的去向。

陳日君說,中國的地下教會主教未來要讓位給非法主教,地下教會最終也要進入愛國教會。地下教會做了那麼多年犧牲,今天卻要跟隨官方教會走,相信有些人始終
不會這樣做。

陳日君說,這等於是把中國地下教會推向中國官方教會的「鳥籠」里,聽政府的話。

據中央社昨天的報道說,中梵簽署主教任命協議後,教廷國務卿發表公告,稱這是中國全體主教首度與羅馬教宗共融。而中國主教團與愛國教會23日聯合發出聲明,強調繼續堅持「獨立自主自辦」原則。

據梵蒂岡官方消息,在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9月22日於北京簽署有關主教任命的協議之際,教宗方濟各決定在中國大陸成立承德教區。承德教區大部分的地域原屬於1883年成立的東蒙古宗座代牧區,後來由教宗庇護十二世將它提升為教區。

承德教區位於河北省境內。它的地域範圍與目前“承德市”的行政管轄範圍相同,包括八個縣(承德、興隆、平泉、灤平、隆化、豐寧、寬城和圍場)及三個區(雙橋、雙灤和鷹手營子礦)。

為此,熱河∕錦州教區和赤峰教區的教會邊界得以變更,它們的一部分區域現在被畫分到新的承德教區內。該新教區的面積為39519平方公里,人口約370萬,根據最近的資料,該教區大約有25000教友,分布在12個堂區,由7位神父、十位左右修女及一些修生從事牧靈服務。


本新聞轉載自法廣,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