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北京的“國際安全防衛學院”(ISDS),四周都被高達45英呎的圍牆所包圍,學院裡面,擁有軍事和武裝警察作戰經驗的訓練員,教導學員搏鬥以及處理人質等恐怖活動的技術。根據華盛頓郵報報道,這所學院由總部設在香港的“先豐服務集團”營運,而這個集團的創辦人,是美國海豹特種部隊成員艾瑞克·普利斯(Erik Prince),普利斯之前所創立的“黑水保安公司”(Blackwater),因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涉嫌濫殺無辜而引起國際的非議和詬病。

去年11月,先豐集團的第一屆“海外安全專家”畢業,學院聲稱他們都曾接受“嚴格、艱辛和有系統性”的訓練,可以處理“全球極富風險的環境或戰區下的行動”。普利斯並且透過視像廣播向畢業生訓話。

根據宣傳資料介紹,學院已經訓練超過5000名中國軍事人員、200個便衣警探、500個警察特種部隊(SWAT)、200個鐵道警察以及300個海外軍事警察。學院官網的圖片顯示,學員曾經是負責國際政要安全的要人保護組的成員,被保護的政要包括前聯合國秘書長安南和前法國總統薩爾科齊等,也曾負責一帶一路政要和“總統有話說”環節的安全。

報道指,普利斯曾經出任黑水安全公司第一把手超過10年,取得美國政府百萬美元計的合同,負責保護駐守伊拉克和阿富汗美軍基地的安全防衛工作。黑水人員在2007年曾經因為殺死14名手無寸鐵的伊拉克平民而“名震”國際。報道指,普利斯的事業使他浪跡全球而居無定所。

報道引述有些國會議員和軍事人員以及了解這類行業的人士指出,普利斯身為先豐集團的主席,涉嫌將美國的戰略訓練轉移國家頭號最大的對手,恐有利益衝突之嫌。

報道引述美國前軍事合約商麥菲特(Sean McFate)說“當他要爭取美國政府的合約時,他就披上一面美國的國旗”,但他其實是這個年代下與軍事工業集團和僱傭兵不無兩樣的人,有錢就可以為任何國家、大亨服務。他說:“美國國防部和軍事安全機構已經視他為國家的棄民。”

華盛頓郵報指出,普利斯曾經說,先豐服務集團在中國從事的工作,目的是訓練保護中國在非洲和亞洲企業的安全人員,並不是支持中國國內的警察或軍事人員。

報道指,普利斯出身自一個反共的家庭,少年時代他的志願就是“我要親手對付蘇聯”。但到了最近,他說他在中國的生意“不怎樣的愛國”,只是“為了把生意做大賺更多的錢”。

但他的生意不啻為他帶來不少的麻煩,包括他涉嫌充當即將就職的特朗普政府與俄羅斯總統普京的代理人之間的聯絡人。而他在中國的生意越做越大,引起外界批評他對美國不利的嫌疑。

報道引述選自伊利諾州的眾議員Jan Schakowsky說:“艾瑞克·普利斯經常把自己打扮成愛國者,但事實上他是一個超級僱傭兵。他要把戰爭與和平用金錢來計算。”

普利斯一直聲稱他在中國的生意並不會對他作為一個愛國者的身份有着任何矛盾,但報道引述一名了解普利斯的情報官員說,普利斯很多的同僚們都認為他已經越過底線。

普利斯的黑水公司惹來不少是非之後,根據華盛頓郵報報道,他後來結識香港商人高振順,高目前是先豐服務集團的副主席,也是精電國際有限公司的董事會主席。報道指他2016年是福布斯名列第49名最有錢的香港人,他的電視機頂盒生意,在大陸做得很大。

一度是普利斯的合夥人告訴華盛頓郵報:“艾瑞克在中國可說是個明星,很多人,包括中共高層黨員都會出席有普利斯出現的場合,目的只是想見一見他。”

報道引述上述的合夥人指,普利斯後來成功遊說高振順的公司收購先豐服務公司,普利斯即時進賬350萬美元,另外還包括數千萬新先豐集團的股票。普利斯成為先豐服務集團的主席,管理層其他成員包括一名美國海軍陸戰隊成員(曾經擔任黑水公司出售事宜的顧問),而大陸國企中信(CITIC)的一些管理層則擁有先豐20%的股權。

報道引述國際特赦組織東亞主任林偉(Nicholas Bequelin)說,中國的領導層能與普利斯這種人合作,簡直是得來不易的機會,“中國了解他們欠缺技術在地緣政治舞台上競爭,但由於他們在巴基斯坦和南美都有投資,他們知道安全的重要性,而你需要知道如何做”。


本新聞轉載自法廣,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