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24日寫信取消與朝鮮原定6月12日在新加坡舉行兩國首腦峰會的消息,成為全球媒體的首條新聞。儘管美朝彼此一周以來一直在威脅取消元首會晤,使得各方對特朗普的決定並不感到意外,但白宮原文公布信件內容等方式仍然吸引了各方的關注和評論。

一般來說,白宮聲明才是最官方的文件,但特朗普以美國總統的身份,通過向金正恩致信這種私人方式,卻又完全公開透明。特朗普的公開信突破外交慣例和政治正確的套話,既如實解釋了取消新加坡峰會的原因,又誠懇敞開談判的希望之門,寄望某一天能和金正恩會晤。既面對朝鮮的核武能力,也強調美國不希望真的動用自己強大到可怕的核武器。特朗普的公開信給世界輿論媒體受眾一種親身參與電視直播式外交的感覺,顯示美國與朝鮮要進行核談判的目的光明正大不藏不掖,有禮講理不卑不亢,是為世界好,更是為朝鮮好。這讓人要與兩次習金會的神秘色彩進行比較:第一次北京習金會是事後才報道,之後不久的大連習金會則更讓人莫測高深。而直言“不喜歡”大連習金會的特朗普喜歡的是公開信這種方式。誠信是談判的基石,核談判更需要誠信。

當然,特朗普主動宣布取消會晤是為了避免自己陷入被動,並把球踢回朝鮮一方,他也為金正恩預留了足夠的迴旋空間,期待金正恩回心轉意的時候,“不要猶豫”給他寫信或打電話。

美朝峰會破局,並不完全令人意外。和美國前幾屆總統不同,特朗普總統3月份出人意料地無條件接受了聲稱要走無核化之路的金正恩舉行峰會的邀請,但之後朝美間對於棄核的概念方式路徑有不同的解讀,差距太大,美國政府內大多數官員還擔心總統被朝鮮戲耍,認為峰會真正成行的機會不足50%。不少分析雖然都對美朝峰會的成功感到擔憂,但估計特朗普總統還是會前往出席,但不會取得實質性的進展。

對這一決定感到震動最大最直接的當然是韓國總統文在寅的團隊,儘管文在寅剛剛從華盛頓回國,對特朗普的意向擁有第一手的個人觀察。青瓦台發言人稱,韓國總統文在寅同外交部長及國安顧問在24日深夜召集了幕僚、國防部長及國家情報院院長,舉行緊急會議。韓聯社援引韓國總統辦公室發言人金宜謙的話稱:“我們正在試圖理解特朗普總統的用意及想表達的確切意思。”

美朝峰會破局之後,將出現什麼新的局面,除了惡言相向之外,是否還會爆發新一輪危機?對此,特朗普總統似乎也做好準備,他通過福克斯新聞就退出美朝峰會發表講話說:“美國將繼續保持(對朝鮮的)極限壓力行動,”並要求美國軍隊“如果必要,做好準備”。即便是在準備參加峰會的時期,特朗普也多次要求各方不要放鬆對朝鮮的制裁,他甚至指出在中朝邊界上出現漏洞,在朝鮮棄核之前不會放棄制裁壓力。

親北京的多維新聞網刊文力挺習近平成為美朝中間人稱;“特金會被迫取消,意味着此前板門店文金會成果大打折扣。韓國總統文在寅5月22日訪美,也未能挽救這次峰會,說明朝韓之間的溝通也並不暢通,或者說文在寅的“美朝調停人”角色並沒有獲得金正恩、甚至特朗普的認可。或許,在特朗普看來,最得力的美朝中間人不是文在寅,而應該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很明顯,過去一周,特朗普多次公開提到金正恩訪問大連後的一系列態度變化,刻意凸顯了習近平對金正恩獨一無二的影響力。在這一方面,金正恩的策略更甚一籌,特朗普對此深有感觸。如果今後特朗普想促成特金會,就不得不更多地依賴中國幫忙。”

美國華爾街日報的報道援引一名白宮官員的話說,特朗普在此時退出峰會是“明智的”。美朝之間最大的分歧在於對“去核”的定義。特朗普政府的想法是迅速完成去核,然後再取消制裁。而金正恩想要的是分步驟去核,並且要求首先解除制裁。

紐約時報認為,特朗普取消峰會的直接原因是朝鮮副外相崔善姬稱美國副總統彭斯有關朝鮮的言論是“無知和愚蠢的”。彭斯的言論是:如果金正恩不與美國達成協議,美國與朝鮮的關係只能以利比亞模式終結。

華盛頓郵報也指出朝鮮一份聲明威脅說,美國必須決定“是與我們在會議室見面,還是與我們來一場核對決”。但報道也指出,包括副總統彭斯和國家安全事務顧問約翰·博爾頓在內的白宮高層常常把“利比亞模式”掛在嘴邊可能讓朝鮮不滿。而特朗普本人雖然希望能夠一次完成去核,但並未表示拒絕漸進式去核,而是提出必須快速地分段式去核。

總之,特朗普致信金正恩並給予公開的方式,可謂是開了一次國家首腦間外交的先河,而且這不是別的國家總統,而是美國總統!可謂前無古人,別開生面。

 


本新聞轉載自法廣,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