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及“709大抓捕”事件的大陸維權律師李和平在去年因“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北京市司法行政機關今(17日)下午召開聽證會,處理吊銷李和平律師專業執照。李和平16日發表聲明,重申是被誣告顛覆國家政權罪,在羈押22個月期間,更受酷刑被迫認罪,拒絕出席聽證會。

李和平在聲明中表示,在709事件中被羈押22個月,“備受酷刑折磨”,自己當初因參與“聯合國禁止酷刑項目”,為重大冤案洗冤,結果成為冤案的組成部分,於2015年7月10日失去自由,羈押22個月,備受酷刑折磨,之後被判“顛覆國家政權罪”罪成。他批評中國在1986年加入世界禁止酷刑公約,但在“709案”中卻有系統性地使用酷刑。

香港網媒立場新聞引述李和平的聲明指,當局在顛覆國家政權罪判決是違法在前,形容對他的起訴是亂扣帽子,“既然偵查就是酷刑馴服,起訴就是亂扣帽子,審判徒具軀殼,聽證只是形式.......正義的靈魂已經離開了這些假把式,我也不耽誤工夫了。我聲明:拒絕參加此次聽證會。聽證會的組織者,你們自己玩吧!”

另一位維權律師律師謝燕益早前收到北京市律師協會的《聽證會通知》,聲稱將就他代理案件涉嫌“存在違規行為”的問題舉行聽證會。香港NOW新聞台攝影師徐駿銘16日在北京採訪謝燕益出席北京律師協會聽證會時,遭當地警察粗暴對待及鎖手扣帶走,在扣留兩個多小時後終於獲釋。徐駿銘之後接受訪問,憶述被要求籤悔過書才獲准放行。

709律師李和平關於“擬吊銷執照”聽證會的聲明如下:

我因為參與了“聯合國禁止酷刑項目”,為樂平冤案、聶樹斌冤案、周遠冤案等重大冤案洗冤,於2015年7月10日失去自由,羈押22個月,備受酷刑折磨,被“判三緩四”,我的經歷,和其他三百多受害律師及人權捍衛者一道,成了“709律師大抓捕”冤案的組成部分!

我懷着推動司法進步,減少、禁止酷刑,維護司法公正的良好願望而進行的本職工作,被誣為“顛覆國家政權”,是“螞蟻搬家式”顛覆,是“摳磚扒縫”式顛覆!我確實是醉了!我“招認”了四大罪:“尿鹹海”、“捅漏天”、“掛太陽”、“摔破堝(自己造個字:王字旁,加個咼,意“政權”)”,我也設法把酷刑的英文torture,放到了筆錄中……。

中國在1986年就加入了世界禁止酷刑公約,已經宣示:酷刑應當絕對禁止、酷刑是犯罪行為、酷刑所得只用於證明施酷刑者犯罪。而709案中,酷刑普遍、系統性存在!

709大冤案使法治崩潰,使市場經濟釜底抽薪,使中國改開有兩大成果  經濟發展和法治建設  皆受滅頂之災!

我是個較真的法律人,堅信一個程序嚴重違法的判決,一定是不公的、無效的。如果我被判緩刑的判決書都是在違法前提(其實是犯罪前提)下作出的,那這個聽證會其實毫無意義。

既然偵查就是酷刑馴服,起訴就是亂扣帽子,審判徒具軀殼,聽證只是形式。

正義的靈魂已經離開了這些假把式,我也不耽誤工夫了。

我聲明:拒絕參加此次聽證會。聽證會的組織者,你們自己玩吧!


本新聞轉載自法廣,原文連結


更多兩岸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