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華盛頓方面消息顯示,在過去675天中負責對美國總統特朗普競選團隊在2016年大選期間,被指涉嫌與俄羅斯當局存在非法往來的“通俄門”調查發生最新進展。美國聯邦特別檢察官穆勒在周五當天,將由他領導的就“通俄門”事件的最終調查報告上交給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辦公室。這也意味着由穆勒領銜“通俄門”調查的結束。

《華盛頓郵報》對此報道稱,穆勒向巴爾上交調查報告意味着,其自2017年5月被任命為特別檢察官負責調查“通俄門”事件的調查程序宣告結束。接下來,將由特朗普提名並經美國國會參議院通過的司法部長巴爾來決定,究竟是否將把該調查報告公佈於眾,或將其多少的內容向美國國會和公眾公布。自“通俄門”調查展開以來,美國司法部根據穆勒團隊提供的信息,現已對特朗普在競選期間的多名親信和競選團隊主管提出訴訟。他們中已經認罪的包括特朗普前私人律師科恩、“短命”的美國前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弗林、特朗普競選團隊前主席馬納福特等人。另有特朗普的競選團隊前顧問和私人好友羅傑·斯通,及與莫斯科關係密切,曾是馬納福特的經濟合夥人康斯坦丁•基利姆尼克也均在被起訴過程當中。此外,穆勒還對13名俄羅斯公民 、3家俄羅斯公司和12名俄羅斯情報人員分別提出起訴。穆勒就“通俄門”事件的起訴對象共超過30名個人或實體。

就這一消息,美國全國廣播公司隨後報道稱,司法部長巴爾在收到報告後,就穆勒結束調查並提交報告正式通知國會。但並未透露更多細節。特朗普的律師團隊也發表聲明,表示對穆勒提交報告感到高興。巴爾曾在此前表示,將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儘可能地公開信息,但一些涉及大陪審團的證詞和機密信息將被隱藏。據《華盛頓郵報》介紹稱,由於穆勒是通過聯邦特別檢察官的身份展開的“通俄門”調查,而相關調查規範的法律則較為模糊,因此巴爾目前經受着來自白宮、國會和輿論“挺倒”特朗普兩派,及關心民眾的巨大壓力。就算巴爾本人若不願意將其公布,這份調查耗時長久且舉足輕重的報告,也很難保證最終不被全文披露。此外,白宮新聞發言人桑德斯表示,下一步取決於司法部長巴爾,並稱“我們期待着這一進程順其自然”。她還指出,白宮尚未收到、或聽取過關於特別檢察官的(通俄門)報告。巴爾本人則回應稱,他最快將在本周末告知議員們調查的主要結論。


本新聞轉載自法廣,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