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金融時報》刊登署名專欄作家文 章:“黃背心”給馬克龍上了一課,指出:對民粹主義的最佳回應,是一份在經濟上具有包容性的社會契約,從而照顧那些被技術進步和全球化推到一旁的人群。

這篇分析認為:法國總統馬克龍與法國自封“黃背心”的憤怒抗議之間的鬥爭並不太複雜。這位總統在入主愛麗舍宮的過程中,曾經猛烈攻擊了法國政治建制派的堡壘,隨後推行了一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改革。但事實證明,他不太擅長政治。

在統治者與被統治者之間距離拉大、導致歐洲各國政府變得不穩定之際,馬克龍忽視了更基本的政治規則之一。他領導的由超級聰明的技術官僚組成的政府,強行介入了選民和他們的車輛之間的關係。對於都市精英來說,汽車並不重要。但在大城市以外的地方,汽車是個人自由的重要體現,也是一種不可或缺的日常生活工具。

馬克龍並非第一個犯下這種錯誤的人。2000年,年輕且之前一直人氣極高的英國首相托尼•布萊爾無能為力地看着英國的油庫被抗議油價上漲的人群封鎖。英國一下子陷入停滯。這個教訓被汲取了。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10年里,英國政府有9年凍結了燃油稅。

在歐洲很多國家,繁榮城市與苦苦掙紮的外省城鎮和農村地區之間存在政治隔閡,人們對汽車的對立態度就很好地反映出這一點。在2016年的英國退歐公投中,英國多數大都市支持留在歐盟。脫歐的投票來自外省城鎮。城市裡的支持留歐者可以乘公共汽車或地鐵;但對於鄉村支持退歐者而言,汽車往往是去上學或上班的唯一出行選擇。富人們擔心空氣質量;而他們的外省表親們擔心的是加滿汽車油箱的價格。

馬克龍在去年秋季的不幸之處在於,在實施計畫已久的燃油稅上調之前,價格已經屢次被市場推高,與此同時政府出台了下調二級公路限速的安全措施。雪上加霜的是,政府還對行駛在法國鄉間道路上的大量舊車加強了安全檢查。這一切意味着,對生活水平的擠壓變成了對許多法國公民的基本自由的攻擊。

單獨來講,這些措施各有其道理。但把它們放在一起,就划出一條愛麗舍宮技術官僚的世界觀與巴黎環城路以外居民的嚴酷生活現實之間的鴻溝。外表也很重要。馬克龍的總理和內閣成員即使在巴黎的時裝秀上也不會顯得格格不入。只有71歲的外長讓-伊夫•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在外表上可以同“鄉下人”打成一片。

馬克龍總統在進行補救。他凍結了燃油稅,提高了最低工資人士的福利,並與他之前不願搭理的外省市長們恢復了關係。他永遠不會成為一名平民政客,但他推出了一輪大肆宣揚的全國磋商,邀請公民就如何塑造未來各抒己見。

傾聽,更重要的是讓別人看到你在傾聽,是一個良好的開端。馬克龍的改革議程遭到了不公平的詆毀。雖然,早期某些針對富人的減稅措施發出了一個令人困惑的信號。但從根本上說,他在教育與培訓、福利以及稅收方面的改革是為了拓寬機會。對民粹主義的最佳回應是一份在經濟上具有包容性的社會契約,化解那些被技術進步和全球化推到一旁的人群的不滿。

這是在今年5月歐洲選舉中將要展開的戰鬥。但在歐洲領導人中,幾乎只有馬克龍一人在推動這種契約。他沒有得到太多幫助。最近他與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簽署了一項新的法德合作條約。該條約有一些有用的內容,特別是在共同防衛領域。但柏林方面不得不被拖到談判桌前。默克爾在講起歐洲團結時頭頭是道。實際行動卻遠遠不夠。然而,和其他任何國家一樣,德國也需要馬克龍取得成功。

(以上譯文有所修改)

 

 

 


本新聞轉載自法廣,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