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日本東京成功獲得2020年東京奧運會主辦權。法國“全國經濟金融檢察院”1月11日證實《世界報》刊出的一則消息,為獲得這屆奧運主辦權,本奧委會主席竹田恆和涉嫌受賄。消息傳出,輿論嘩然。難道,這箇舊案子或和戈恩訴訟案有直接關聯?國際奧委會道德委員會宣布將就此開會。

法國“全國經濟金融檢察院”透露說,2018年12月10日,法國預審法官為了判斷是否起訴竹田,在約談了竹田,三名法官此後也可能會再約談竹田。如果證據齊全的話,有可能證實起訴日本奧委會主席。

其實,法國預審法官從2016年開始責成日本司法部門對竹田恆和“批准”向一個設在新加坡的顧問公司轉入兩筆巨額款項展開司法調查。東京司法部門2016年以“顧問契約是合法諮詢費”為由搪塞了法國司法機構。

當時和東京爭奪2020年夏家奧運會的國家曾有西班牙和土耳其。最初入圍2020年奧運會申辦權的城市有五個的。2013年11月底,阿塞拜疆的巴庫與卡塔爾的多哈被淘汰出局,這樣只剩下了三個城市有申辦資格,分別是:日本東京、西班牙馬德里、土耳其伊斯坦布爾。

法國法官曾經提審過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前委員、國際田聯(IAAF)前主席迪亞克(Lamine Diack)。迪亞克曾對法國法官表示,2013年在阿根廷在投票前,把10幾個來自非洲的國際奧委會成員湊到一起,講了一下投票意向。狄亞克對法國法官表示,我當時的感覺是他們都支持東京勝出。老狄亞克還表示,他支持東京申辦成功是因為日本特別支持國家田聯。

日本國內媒體2016年5月爆出日本東京申辦2020年奧運過程中,疑似付出約130萬歐元賄賂,這筆錢彙進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前委員迪亞克(Lamine Diack)兒子的帳戶上,法國警方曾要求調查。迪亞克的前科是在1999年至2013年擔任國際奧委會委員,後因爆出收受俄羅斯100萬歐元賄賂,協助掩護遭驗出使用禁藥的俄國運動員,而在2014年辭職,目前他遭法國檢方限制出境接受調查。此後調查不了了之。

那麼我們再看看日本申奧委員會理事長竹田恆和對兩筆巨額的解釋。他說,這筆款項是支付給“黑潮”公司的“合法諮詢費”,用以“收集情報和分析”,然而實地走訪發現黑潮公司登記開在新加坡郊外一間半廢棄的老舊公寓的一個房間內,沒有招牌也沒看到有人員出入。

日本民進黨議員強烈質疑這是虛設公司用以掩護洗錢,居中介紹的日本電通廣告公司否認牽線,認為只是向官方會報了有這麼一個人自稱能幫助收集公關情報,其公司沒人見過這位黑潮公司老闆。

竹內恆和在國會聽證則表示很多此類顧問公司是一人或兩三人組成,所以用自己住所登記公司,且“常出差”所以人都不在。

法國司法部門在日本方面不深入調查的前提下,重提舊案,並在日產汽車前董事長戈恩被捕20天之後,傳喚日本奧委會主席竹田恆和。法官預審法官範倫貝克(Renaud Van Ruymbeke)經驗豐富。他會不會查清這個一團亂麻似的申辦奧運受賄案?如果真查出個所以然的話,日本奧委會主席竹田恆和將會被正式起訴。


本新聞轉載自法廣,原文連結